曾经的食人部落或能帮助医学家攻克疯牛病?1976年,两位学者曾联手解开病毒奥秘
东方IC国际
2018-06-04 15:57

197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了美国科学家丹尼尔·卡尔顿·盖杜谢克(Daniel Carleton Gajdusek)和巴鲁克·塞缪尔·布隆伯格(Baruch Samuel Blumberg),以表彰他们对库鲁病的研究。在这两名科学家获奖数十年之后,他们曾经的研究成果,为人类攻克疯牛病,提供了宝贵的思路及启发。图为历史上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图片署名: 东方IC)

库鲁病(Kuru)是一种不可治愈的退化性人类传染性海绵状脑病,其早期症状包括头痛、关节疼痛等,随着病情恶化,患者会呈现出精神分裂、失忆、大笑等,且往往在大笑中死去,因此俗称为哈哈病。在上世纪50年代,人们在生活于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土著法雷人(Fore)部落里发现了这一疾病,而该病的名称正是由部落语言“颤抖”一词(Kuria)演变而来。图为历史上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图片署名: 东方IC)

在库鲁病的流行达到高峰时,部落里女性和儿童的发病率是男性的8-9倍。这种前所未见的流行病,引起了科学家们的关注,而美国科学家丹尼尔和巴鲁克更是亲自来到法雷人部落所在地,和他们一起生活,实地研究库鲁病的发病原因和流行机制。法雷人是一个原始部落,保留有族内食人的传统:他们会将部落里去世的亲属吃掉,包括逝者的脑部和内脏。图为历史上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图片署名: 东方IC)

起先,丹尼尔和巴鲁克认为库鲁病是一种遗传病,因为当地另外一些同样保留有食人习俗的部落里并没有库鲁病流行的迹象。其后,他们确信这是一种传染病,认为病原体是微生物,但经过解剖研究,他们的这一猜想也被证实为错误。于是,两人将关注点转移到法雷人的日常食物上,不仅坚持彻底检查法雷人日常的饮食,还将当地的饮用水和土壤成分都检查了一遍,以排除重金属中毒导致库鲁病流行的可能性。(图片署名: 东方IC)

由于长期和当地人一起生活,丹尼尔和巴鲁克渐渐融入了法雷人的部落。有一天,村里一名德高望重的老人去世了,人们通宵达旦地聚集在一起,进行食人仪式,这两名科学家也被分到了一片该老人的大脑切片。他们将这片大脑切片带回实验室进行详细研究,最终发现库鲁病的病原体是一种以脑组织为寄主的慢性病毒,主要侵害大脑和神经系统。图为历史上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图片署名: 东方IC)

研究出库鲁病的病原后,丹尼尔和巴鲁克发表了相关论文,公布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其后,巴布亚新几内亚当局致力于废除法雷人部落的食人习俗,库鲁病的发病率开始逐渐下降。1976年,丹尼尔和巴鲁克夺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来,美国科学家史坦利·布鲁希纳(Stanley B. Prusiner)在他们的研究基础上,研究出库鲁病的病原为朊毒体(Prion),即一种能侵染动物并在宿主细胞内复制的小分子无免疫性疏水蛋白质。(图片署名: 东方IC)

凭着对朊毒体的研究,史坦利获得了1997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不少科学家对这一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逐渐证明了朊毒体被摄入体内后悔破坏脑组织结构,引发疯牛病、克雅氏病和库鲁病等传染性海绵状脑病。其中,疯牛病曾在上世纪90年代引起了全球恐慌。图为历史上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图片署名: 东方IC)

1996年,英国政府承认出现疯牛病病例。2001年,日本发现首宗疯牛病病例。2003年,美国证实出现了首宗疯牛病病例。目前,朊毒体引发的疾病仍然不可医治。图为历史上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图片署名: 东方IC)